□付克友 成都
  近日,月嫂漲價成了媒體關註的一個熱點。上海的媒體報道說,單獨二孩政策出台之後,月嫂行當特別吃香,好的月嫂很難求,工資都達到8千、1萬;沈陽的媒體報道說,單獨二孩政策的放開,催熱了眼下的家政市場,月嫂價格有破萬元架勢,究其原因,一般都是生二胎雇主為爭好月嫂而互相抬價,使月嫂價格“被天價”云云。
  類似的報道可謂層出不窮,似乎中國大地上月嫂和保姆一夜之間成了香餑餑,似乎單獨二孩政策成了她們漲價的罪魁禍首。這實在荒謬。
  事實上,月嫂漲價本就不是什麼新聞,它幾乎是和前兩年“民工荒”一起出現的經濟現象,根源都在於“人口紅利”期的一步步走入末路。2012年中國農民工數量達到2.6億,但是實際上從2003年起,我國20-39歲的黃金年齡段勞動力即開始減少。在2012年,中國15—59歲勞動年齡人口在相當長時期第一次出現絕對下降。所謂“民工荒”就是在這個背景下發生的。“人口紅利”的另一個代名詞是廉價勞動力,供大於求的勞動力格局決定了包括保姆和月嫂的工資低廉。對城裡人來說,這樣的“好事”在這幾年逐漸結束了,他們不得不為生孩子請月嫂或保姆付出越來越高的代價。這說到底是由勞動力市場的供需決定的,有沒有“單獨二孩”都無法改變勞動力成本提高的現實。只不過,隨著各地“單獨二孩”政策紛紛出台,月嫂漲價找到了一個“應運而生”的靶子。
  當然,有人會認為月嫂價格漲得太高太快“太離譜”,所以“單獨二孩”難辭其責。這種說法實在是牽強附會。說到底,高不高快不快離譜不離譜,都是由勞動力市場決定的“合理價格”。月嫂和保姆是一個開放市場,不是一個封閉和壟斷的市場,它的供需都是可以通過價格調節的。的確,單獨二孩一來,就抬高了部分月嫂和保姆需求,但是它也會吸引越來越多的勞動力進入這個市場,從而平抑相關需求並控制價格。事實上,月嫂和保姆的進入門檻並不高,適齡女性勞動力經過一段時間培訓就可以勝任,當然具備更多工作經驗和更高工作技能的高級月嫂、高級保姆另當別論。至於所謂“天價”呀“離譜”呀,都是歧視性的說法。憑什麼月嫂和保姆就不能月薪上萬,與白領比肩?很多人骨子裡仍然有一種對體力勞動者的深深歧視。反過來看,正是這種歧視讓體力勞動力更加昂貴———都不願意乾的活當然貴。月嫂那麼辛苦,憑什麼就不該高工資呢?她們值這個價嘛。誰羡慕誰就去乾,這個行業的大門可是敞開的。
  中國人尤其是城裡人,可能要逐漸適應勞動力成本越來越高的趨勢。這是經濟發展的一個規律,經濟越發達,生產率越高,勞動力就越貴。這就是為何在歐美,老外想請月嫂和保姆都不是那麼容易的事。在某種程度上,這也是好事,表明每一個人的勞動,不管是腦力勞動還是體力勞動都有價值,都可以有尊嚴地生活。  (原標題:月嫂漲價不能怪“單獨二孩”)

全站熱搜

od51odnnw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